亚洲中文V在线中文字幕_欧美精品亚洲日韩A_最新日本免费一区二区_18禁止观看强奷动漫在线观看


清浅黄昏 (剑三 道姑)-3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zi887.com

  转贴:清浅黄昏 (剑三 淩辱调教清冷道姑

  第三章 (一二章中间好像有漏想看的可以找原文)

  温柔一夜。

  白清浅醒来的时候,解离魂温柔抱着她,专注看着她的眼睛。

  白清浅脸上瞬间火热起来,往他的怀里挤了挤。

  「既然你甘心臣服于解某,解某也老实告诉你,我可不是什幺好人,臣服于我,就要将尊严廉耻全部踩到脚下,我要你往东,你就不能往西,你可想好了。」见白清浅有些紧张他缓了缓语气。

  「当然,解某不会以此胁迫于你,无论你怎样,你身上的隐患,解某一力担当便是。」

  白清浅鬆了一口气,想着昨天晚上的旖旎温柔,犹豫着点了点头,羞人的话,不自觉说了出来。

  「任由主人差遣。」解离魂略带玩味看着她。

  「你可别把解某想的太良善了。据解某所知,这百花苑中惩罚姑娘的手段,可是不少,你纵然没有全部经历过,想必也都了解过了。要是解某让你自己去那犬舍中领罚,你也去幺?」

  白清浅惯性刚要点头,就被犬舍吓得一颤,一时没有了勇气,即使是百花苑,那也是被人强行关进去的,哪有自己心甘情愿的过去的呢,咬紧下唇,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  「不,香奴不敢去」

  解离魂面色无悲无喜,只是淡淡看着白清浅,仍然温柔抚摸着她后背,嘴中的字却是一个个冷冰冰吐了出来。

  「解某要你去乞丐窝子,自己扒开小穴让人轮,会去幺?要你去陪五毒朋友的蛇虫,情愿幺?要砍了你的手脚,让砍幺?要掐死你,你反抗幺?你就算是死了,也要做成尸妓,陪解某一辈子,解某的朋友想怎幺玩你,就怎幺玩你,你愿意幺?」

  白清浅越听越怕,小心翼翼看着他,却看不出喜怒,听着那冰冷的语气越发害怕,要不是背后依旧还能感受到一丝温暖,几乎要远远逃开。

  听着那一个个要求,皆是自己不敢想像也不敢去做的事情,害怕的连连摇头,不敢去看解离魂。

  解离魂知道,这时候还不到火候,但刺激也够了,语音转柔。

  「香奴不必害怕,主人不是要你现在做这些事情,但既然你要臣服,主人要你做什幺,你可就得心甘情愿去做,知道幺?」说着,戏谑在白清浅下体摸了一把,以她现在的体质,催动真气,轻而易举,便摸出一抹淫水。

  「看,解某说了,你天生就是渴望奴役,屈服的人,听到这些,你虽然害怕,可已经湿了呢。」

  白清浅看着他手上淫水,小脸通红的点了点头。

  「知,知道了主人,香奴会听话的,但请不要让香奴做那些」

  「不会的。主人不会真的伤害香奴的。」解离魂柔声安抚着她的情绪,随手玩弄着雪乳,暗暗挑逗着她的情慾,见白清浅慢慢平静下来,双腿敏感夹紧,微微挺胸迎合着自己的动作,他伸手一展,摄来一个长长的捲轴往地上一摊,正是半年前给白清浅画的那副画像,画中人负剑独立,遗世如仙。

  「这是你走之后,我给你画的哦,怎幺样,像吗?」

  白清浅小脸通红的看着那张画卷中的自己,越发自惭形秽,画中人越是仙气孤傲,自己就越是羞意难当,听着解离魂的问话,犹豫一下点点头又摇摇头。

  「像,像白清浅,但不像现在的香奴」

  「那只是你给世人看的外表,只是一个美丽的躯壳。」解离魂呢喃着,温柔抚弄她的乳头,拿出早就準备好的金质乳环,轻轻一摇,镶嵌着红宝石的铃铛丁玲作响。

  「在主人看来,主人的香奴,比世人眼里的白清浅,要美丽一千倍,一万倍哦。」

  白清浅看着那金质乳环,有些害怕的看着解离魂,从百花苑中的一些人胸上,看到过类似的东西,知道那是穿在乳头上,不敢想像那个过程的痛苦,抓紧他的衣角微微颤抖起来,听着他的讚美,脸红点点头。

  「主人」

  解离魂从背后抱起白清浅,头埋在她耳边呢喃,逼得她无处躲藏,感受着白清浅的颤抖,他把乳环放在她乳头上,尖锐的针刺刺激着她的皮肤,任由她害怕抓着自己的手腕,却并不刺进去。

  「香奴,是喜欢当香奴,还是喜欢当白清浅呢?」

  白清浅心中千回百转,眼前这人的温柔,百花苑中的苦难,师门中的岁月不可知的未来,一幕幕从眼中闪过,她张了张嘴,还是无法决断。

  「不,不知道,我不知道」

  解离魂低低一笑,也不逼迫,收起了乳环和画卷。

  在轮番手段之下,还能保持自我,这妮子倒不愧是纯阳这一代最杰出的弟子之一。

  但这也是计算中的可能,既然如此,就开始下一步计画好了。

  「没关係,主人给你机会,让你选择。」解离魂拍了拍手,蒙面女僕送进来一身纯阳道装,在预先的吩咐下,虽然外装一切正常,但一件内衣也没有。

  「穿上吧,主人今天就让你当一天的白清浅。」

  白清浅疑惑看着他,但还是不敢违背,穿上那身道服,虽然没有内衣,但总比自己之前和没穿一般的衣服要好得多,只是才被挑逗着挺立的乳头与衣物磨蹭着,让人有些难耐,不禁发出低低的喘息。

  解离魂满意地,为她理了理衣襟。

  「走吧,这里是百花苑中,要回纯阳,却还要几日,香奴你先将就罢。记得出去之后,称我公子,我叫你白姑娘。」

  ****

  穿好衣服,拉开房门,外面是个清幽的小院,几个丫鬟和奴僕看着二人出来,连忙躬身行礼。

  解离魂吩咐了两句,便有两个小厮在前面引路。

  白清浅恢复真气之后,耳聪目明,察觉一个小厮在前面快速奔跑,不时停下来说点什幺,还能听到断断续续的声音。

  「香奴,白清浅,嘻嘻」

  一路上的人都恭谨看着二人,但偶尔有几个人会露出诡异的目光,打量着白清浅。

  而且一路上,少不了穿过烟花之处,隐隐约约传来男女交媾之声,在某几个地方,甚至还能听到女子的惨呼。

  白清浅初尝禁果,身子本就敏感,听着交媾之声,不知不觉有些动情,忍不住夹紧双腿,步伐慢了许多,听着那惨叫声更是微微颤抖。

  看着那几个目光诡异的人,此时虽然已经回覆真气,却不能动手,忍不住拉了拉解离魂的衣襟。

  「公子,你看那些人……」解离魂示意了一下,便有人跑过去,给那几个人掌嘴。

  他侧头担忧看着白清浅。

  「你且忍忍,在这百花苑中,人人都只知道你是香奴,其实也是好事。」解离魂传音已毕,周围的人也早已经是毕恭毕敬,再转过两所院落,便到了一个雅緻的小院。

  白清浅初来的时候,遇到的那个华服夫人热情招呼二人进去。

  「哎呀,解公子和白女侠光临敝苑,可真是蓬荜生辉。」

  她经过白清浅侧身的时候,笑容不变,冷冰冰细声说了一句。

  「香奴,解公子可是本苑的贵客,你要是招待不周,小心你的那层皮肉。」

  白清浅被那妈妈热情的迎了进去,面上不动声色,心里却还是有些解气,不想她转头就呵斥起自己,但解药还要依仗百花苑,又不敢暴露武功,只能乖乖的点点头,轻轻拉拉妈妈的衣角,示意自己明白。

  那妈妈热情把二人迎入座中,解离魂风度翩翩,请白清浅上座,自己坐在一旁。

  那妈妈没说什幺,但在给二人倒水的时候,却躲开了解离魂的视线,用刀子般的目光剜着白清浅,用唇语一个字一个字的说。

  「呆着干什幺?解公子想要玩风情,你就真敢端着了?本苑白教你了吗?」

  白清浅才端坐在座上,读着这的唇语,无奈看向解离魂,虽然方才已经认主,但在她心目中还是将解离魂当了自己恋人一般,所谓主奴不过情趣而已。

  要在恋人面前露出淫贱模样,竟然颇有不愿,但想到若是暴露,只怕还要牵累解离魂,只能脸通红站起身,坐到解离魂怀中,双手环着他的脖子,埋在颈肩舔舐着,只觉羞人至极。

  解离魂见这场景,皱了皱眉传音道。

  「这倒是我疏忽了,苑内始终不便,等下我带你出去罢。」他一手搂住白清浅笑道。

  「春姨,解某怎幺玩,你不必干扰。吩咐你们仿造的白玉剑到了吗?雪剑白清浅可少不了白玉剑。」

  那春姨连连道是,送上一柄宝剑,却和白玉剑几乎一般无二,解离魂抽剑看了看,满意的递给白清浅,带着她朝苑外而去。

  白清浅回头看时,春姨仍然狠狠的盯着她,对她做了个威胁的手势,示意两个崑仑奴和一个嬷嬷跟着二人。

  白清浅心知,这是要监督自己有无服侍得解离魂开心,无奈依偎着他,不敢怠慢。

  ****

  「那是纯阳的白女侠吧?不是说是个冰山吗?怎幺和男人这幺亲密了?」

  「你消息太不灵通了吧?苑里面来了个新姑娘,长得和白女侠一模一样。」

  「那个叫香奴的?不是苑里面专门说了,和白女侠长得一点也不像吗?」

  「这你也信?苑里面,不愿意得罪纯阳宫而已。」

  解离魂在外面对白清浅颇为尊重,风度翩翩,口称白姑娘。

  但这市镇,本来就是傍着百花苑发展起来的,香奴的事情早就传开了,无论走到哪里,都能听到人窃窃私语。

  白清浅听着周边细细碎碎的私语声,也知道自己在这边,无论如何都是香奴,而不会是白清浅,即使自己穿着白清浅的衣物,拿着白清浅的剑,在他们的眼中,自己依旧是那个百花苑中的香奴,是他们花钱,就可以压在身下蹂躏驰骋的烟花女子,解离魂再怎幺配合自己,自己也依旧是那个被他压在身下的人而已。

  身体微微颤抖着,抱紧解离魂的手臂,低头不去看他,越发的渴望离开此地,回到那只属于自己的小屋之中闭关,而不是在此处被人指指点点。

  解离魂感受到她的颤抖,心中暗暗发笑,但却更加温柔,安慰抓住她的手。

  「没事的,回去吧。」他拦腰抱起她,不顾她已经被衣物摩擦得颇为敏感的身子,展开身法,掠回百花苑中,一路上的风压,让特製的粗麻道袍在人身上摩擦不止。

  「回去就好了,乖。」他温柔说着,但在刻意的路线选择之下,这时回去的最短路线,却是经过了百花苑惩罚姑娘的地方,呻吟、喘息和哀鸣声不断传入耳中。

  白清浅头埋在他肩颈处,身体早就被刺激了,一路又被衣料摩擦的受不了了,听着那些淫靡之音越发的动情,无法忍耐,紧紧的夹紧双腿,抓紧他的衣襟发出几声压抑的喘息。

  「你动情了?」解离魂扭过她的头,戏谑看着眼睛。

  「也是,我忘了,你本来就喜欢被侮辱,被欺压。」他也不顾还在公众场所,直接把白清浅按在地上,正对着那间学习口交的镜子房间,里面受训的几个姑娘虽然不敢动,目光却都投了过来。

  「白姑娘很喜欢这样吧?」他见白清浅下体已然汁水淋漓,也不做前戏,撩开袍子,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插了进去。

  白清浅羞得无自容,被按在地上感觉到那些姑娘也看向自己,心中羞意更甚,忍不住微微挣扎着摇头。

  「不,不要在这里,好不好唔~啊~」话还没说完,就被贯穿了蜜穴,颤抖着夹紧解离魂的阳具,身体忍不住颤慄起来,小声低吟着。

  「嗯~公子啊~」解离魂这时却和昨日不同,不再用温柔手段,而是一顿狂风骤雨,一边大力挺动,一边摄来一只木製阳具,插入了白清浅后庭之中,配合着小穴中的动作,抽动起来。

  「大声点。像白清浅这幺淫蕩的女子,越叫得大声,越是被几个人一起干,越是觉得舒服呢。」

  白清浅感受着,完全不同昨夜的疯狂动作,忍不住呻吟出声,后庭也同时被插入,身体忍不住扭动起来,慾火彷彿被点燃,白皙的肌肤也染上一层粉意,听着解离魂的话语,完全没了反驳的精力,只能被动的承受着他的驰骋,断断续续呻吟娇喘着。

  「啊~主人啊~香奴啊~~香奴好喜欢啊~」解离魂满意拍了拍雪臀,手中身下动作不停,对那崑仑奴招了招手。

  「来,干白女侠的小贱嘴儿。」白清浅臀上被拍着忍不住收紧,听到那命令还是忍不住抖了抖。

  解离魂感受到手下的肉体微颤,一边大力抽动,一边冷冰冰传音道。

  「怎幺,香奴不是答应过主人,什幺都愿意做的吗?」

  白清浅看着那崑仑奴,只觉心中厌恶至极,但早上才答应了解离魂惟命是从,这时却……她芳心交託给解离魂时,万万没想到他会真让自己做这般骯髒龌龊之事,这时情慾勃发,解离魂又无情催逼,她犹豫片刻含泪应了一声。

  「是,主人」她脸通红抬起头,张开口,那崑仑奴将粗如儿臂的黑东西,插入她口中抽插起来。

  解离魂见白清浅终于屈服,动作更加狂野,更是用上了催情手段,将她的情慾推上一个个顶峰。

  算计着她的身体状态,反覆控制着,恰好在那崑仑奴在她口中释放的时候,让三个人同时达到了高潮,滚烫的阳精射入她口腔和下体之中。

  白清浅被高潮催逼得晕晕沈沈,不自觉就按照训练将那腥臭的阳精嚥了下去。

  她过了一阵才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,看着那崑仑奴,只觉一股悲怒之意从胸中涌了起来,再也顾不得许多,伸手在崑仑奴喉间一抹,一道真气贯穿喉间,留下一道针扎般的小孔,那崑仑奴闷哼一声,便栽倒在地上。

  「嗯?」解离魂眼神微微一眯,数道指风弹出,将周围的女奴一一击晕,抓住她的咽喉,提了过来,声音冷得和冰块一般。

  「香奴,我让你动手了幺?」

  虽然白清浅的武力,并不在解离魂之下,但这一刻却全没有躲闪和反抗之意,被掐着提起来,忍不住抓着他的手轻轻拍打,使劲摇摇头,解离魂掌中微微用力,她只觉喘不过气来,感受着那窒息感害怕颤抖着。

  「不,不敢了」

  「放手。」解离魂冷冷望着她的眼睛,不带一丝感情,算计着不会真正有危险的程度,手上反而又紧了两分。

  「我说了,你要对我唯命是从,就算我要掐死你,你也得老老实实让我掐死。」

  白清浅不敢反抗,只能赌他不会真的因为一个死的崑仑奴杀了自己,鬆开了手,泪水顺着脸颊滑落,因为逐渐缺氧身体本能的挣扎抽动。

  解离魂直到看着她身体开始抽搐,才放手任她摔到那崑仑奴的死尸旁边。

  「去,把那根死人东西,整个含进嘴里。」他等白清浅恢复了点神智,漠无感情说。

  「是,主人」白清浅摔在尸体上大口的喘息着,听着解离魂的命令,不敢再怠慢,虽然黑种人体味本就浓烈,交媾之后更是难闻,但也强忍着那刺鼻的味道带来的刺激,低头含住那粗大的阳具慢慢的都吞了下去,直顶着喉间难受的,待着不敢乱动。

  解离魂稍微等了一阵,确定刺激已经足够,才抽出剑,一剑截断了那软趴趴的阳物,看着血液喷了她一头一脸,扶起她,抠出她口中阳物,撕下她,身上道袍,给她擦拭乾净,淡淡问。

  「以后还敢幺?」

  白清浅被那血溅了一脸也不敢动,任由解离魂扶起,帮着自己抠出那髒东西,低下头,颤抖着身子摇摇头。

  「不,不敢了,主人」

  解离魂抬起她下颌,迫使她直视着自己的目光。

  「我下次让你给崑仑奴舔鸡巴的话,你还要这样幺?」

  没等她回答,冷冰冰加了一句。

  「说真话。」白清浅害怕的看着他,窒息的感觉还萦绕在脑海,犹豫片刻还是点了点头。

  「我,我怕,但我还是会这幺做,我还是会杀了那个人」

  「嗯?」解离魂双目眯起,射出危险的冷冽光芒。

  「为什幺?说。」

  「我不想被我认可的人之外的人触碰,糟蹋我的身子,如果是主人的命令,我会忍下来,但是那个人我一定会杀,我不允许他的存在」

  白清浅颤巍巍的说着,反而慢慢的平静下来,看着解离魂的目光越发的坚定。

  「必杀。」

  解离魂面无表情直视着白清浅的目光,直到她微微躲闪,眼神才转为柔和。

  「很好,香奴。」他轻轻击了两下掌,用上了迷魂音功,让自己的话语更加容易取信于人。

  「你懂得无论什幺情况下都要遵守主人的命令,这很好。我喜欢你这样服从的奴隶。我的每个奴隶都可以有一个特权,我现在就给你一个。」解离魂近前两步,居高临下看着白清浅。

  「我如果要你服侍别人,或者别的东西,你不喜欢的话,可以告诉我。我可以让你事后杀了他们。但如果我仍然要你去做的话,你就必须全心全意去做,哪怕是要你服侍你最痛恨,最厌恶的人,哪怕是你事后就要杀了他,你也要用最放蕩,最下贱的样子去服侍他,知道了幺?」

  白清浅一口气说完自己心中的话,只觉虚脱了一般。

  听着解离魂的夸讚,又是放鬆又是悲苦,一颗心似乎被劈成了两半一般,抬头泪眼模糊看着解离魂的脸,犹豫许久,终于咬着唇点了点头。

  「知道了主人,还请,还请儘量不要为难香奴」

  「乖,主人喜欢你。」解离魂柔声安慰着她,不顾她的口中充满汙物,温柔吻了上去,甚至将舌头探入了口腔之中,挑逗和安抚着她。

  一边深吻,一边缓慢而坚定压着她的肩膀,一直将她压得跪倒在自己面前,才分开嘴唇,带出长长的浑浊粘液。

  「乖,香奴,只要你听主人的话,乖乖跪在主人面前,主人会一直喜欢你的。」他轻轻抱着白清浅,怜爱俯视着她的眼睛。

  白清浅听着安慰,突然被吻住,感受着解离魂的软舌探入口中,将那些残留的汙浊舔舐清理而去,不由自主的回应着,沈浸在温柔中,心跳越来越快,被压着肩膀缓缓跪倒在他的面前,脸通红软在男人的怀中,微微点了点头。

  「嗯」解离魂感受着她的心跳,轻轻吻了吻她的唇,温柔抚摸着她的脊背,柔和的目光审视着她。

  「香奴,知道哪里错了吗?」

  「不,不应该擅自动手杀了他」

  再次被吻,白清浅脸上烧得一片晕红,热情回应着,吻脊背被抚摸着,不自觉向解离魂怀中靠去。

  「知道错就好。」解离魂轻轻拍了拍她的背,示意她四肢着跪伏在地上。

  白清浅身子微微颤抖。但还是照办了。

  「既然错了,主人就罚你,你服吗?」

  「嗯。服」

  解离魂高高举起手,重重落了下去,带起剧烈的风声,但落到白清浅臀部的时候,却只是轻轻打了一下。

  「香奴这幺乖,主人可不捨得打痛了呢。」

  等到白清浅鬆了一口气,绷紧的身体放鬆下来,解离魂却又抬起手,在她湿润的花瓣上轻轻打了一下。

  「可是香奴这幺淫蕩,主人又忍不住要再打一下呢。」

  看到白清浅花穴中颤抖着喷出一股淫水,扭动着身子,发出充满春意的娇吟,解离魂才满意摸了摸她滚烫的脸。

  「好了。」解离魂背着手走出去,吩咐人来收拾屋子,对白清浅招了招手。

  「作为剩下的惩罚,香奴今天就跟着主人这样爬回去吧。要抬起头,不许闭上眼哦。」白清浅听着惩罚微微一抖,点了点头。

  「是,主人」她情绪数次起伏,这时已经是心悦诚服,乖乖抬头看着解离魂的背影,跟着他的脚步慢慢的爬着,因为怕被有心人发现,虽然有了真气,却也不敢用上,水嫩的皮肤在地面上摩擦着,越来越是红肿直到破皮。

  但相比身上的痛楚,一路上被那些人指指点点的羞耻感,反而更加让她难受又兴奋。

  「疼吗?」解离魂毫不阻止那些异样的目光,直到白清浅爬进房间,才温柔抱起放到床上,敷上治伤灵药,又运起万花真气,轻轻给她按摩红肿之处。

  「看到香奴疼,主人也很捨不得呢。香奴以后不要再不听话了。」

  白清浅诚实点了点头,小声的应了一声疼,被抱起来瘫软在床上,看着解离魂给自己伤药运气疗伤,她有些发呆乖乖点点头。

  「会听话的」

  ****

  接下来数日,解离魂把白清浅按在床上,藉着她受伤的藉口,不让她下床,小意服侍辟榖丹和饮水都是喂了上口,小解也是把她抱到便桶上再擦拭乾净,只有解药的精液没有更换,但知她爱洁,都用了自己的气味比常人的要好闻不少。

  等到她吃下解药,更是送水漱口,又温柔亲吻毫无嫌弃之意。

  她发情之时,也是用尽了温柔手段,让她释放慾望。

  这样过了几天,见她愈发依恋自己,才把早已準备好的盒子拿了出来,装作才到的样子。

  「香奴你到纯阳去的东西,準备好了,来试试吧。」

  打开盒子,却是一件薄薄的衣衫,看上去与白清浅的肤色一般无二。

  「这是按你的身材定製的鲛绡衣,透气透汗,清凉无尘,穿上去之后,更是能与你的肌肤紧密贴合,除非在接口处用手细摸,否则绝看不出破绽。穿上这东西,你身上的纹身别人就看不到了,皮肤也不会与衣衫摩擦。」

  白清浅本就把一颗心繫在了解离魂身上,这几日被悉心照顾,更是沈迷在温柔之中,她对那盒子好奇的看着,看着盒中那件鲛绡衣,面色通红的提了起来,眼中难掩对这衣物的喜爱。

  「谢,谢谢主人」

  解离魂催促白清浅穿上,订做的衣物完全贴合了她的身形,向内的一面有些许吸力,牢牢的粘在皮肤上,即使是乳房这样软的位置,也不会发生偏移。

  只有四肢脖子下体和乳头露出开口。

  淫靡的纹身被遮盖后,她又恢复了那副清纯的模样,轻轻把玩着那对雪乳。

  「香奴,主人帮你解决所有的问题之后,你不会就这幺跑了吧?」

  白清浅顺从脱去衣物,当着解离魂的面穿好鲛绡衣,羞得满脸通红,感受着衣物吸附贴合在自己的肌肤上,清清凉凉的格外舒适,被解离魂抱在怀中把玩着胸前雪鸽,轻轻摇摇头,转身双手环上脖子吻上双唇。

  「香奴……清浅想要还俗,嫁于主人一生相伴……」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zi887.com